返回 

华人在美国:从沈阳到纽约的大提琴手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作为一名85后的旅美大提琴家,卢美旭坚信音乐之于心灵的力量。十二岁便从家乡沈阳到北京求学,她先后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波士顿大学音乐学院、纽约曼尼斯音乐学院,并获得最高级别演奏家文凭。她不单是一名出色的青年女大提琴家,多次受邀在林肯中心、卡内基音乐厅、联合国总部、华盛顿国会山庄以及美国南方各地巡演,她的求学经历和心路历程也让人感受到年轻一代留学生的拼搏与奋斗精神。】



大提琴 — 美丽的意外

【我出生在一个商人家庭,父母都不是搞音乐出身,但幸运的是他们都很喜欢音乐,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全力支持我学习音乐。幼儿园的时候,大概是从电视里看到了小提琴,我就一度非常迷恋小提琴,总想象着自己穿着白纱裙子站在草地上演奏小提琴的样子,觉得特别美丽优雅。但当妈妈带我去见小提琴老师的时候,我竟然被说因为是“螃蟹爪” — 不适合学习小提琴。我特别失落,回家差不多哭了一个多月。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时那个老师所谓“螃蟹爪”到底是什么。

就因为一直有这个内心深处的遗憾,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就跟着学校里的钢琴课和音乐课努力学习音乐,因为在课上表现突出,老师经常让我参加学校里的晚会等文艺活动表演钢琴节目,而且我那时小小年纪就被选出作为指挥,带领全年级的合唱团参加合唱比赛。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我不仅喜欢音乐,也可能很擅长音乐。

大提琴是我妈妈从小就非常喜欢的乐器,但父母那个年代家里孩子很多,也没有条件学习西洋乐器。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通过一个正在学习大提琴的我妈妈朋友的女儿,我接触到了我人生中的大提琴启蒙老师 — 李荫华。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跟妈妈第一次去李老师家的场景,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因为是第一次见老师,所以李老师想用钢琴测试一下我的乐感、音准和节奏怎么样。 因为有了以前被小提琴老师说“螃蟹爪”并拒之门外的经历,从来没有接触过音乐的妈妈坐在一旁也显得格外紧张。紧接着李老师弹了很多单音、双音、节奏、旋律,让我哼唱模仿,但因为她没有一句评语说给我们听,而是一直不停地对我做各种测试,一开始还满怀信心的我也被焦虑不安和一直在一旁偷笑的妈妈弄得精神紧绷。不一会过后,我就边唱边哭了起来。李老师见状马上停下来询问我怎么了,妈妈也过来安慰我,我哭着说:“我妈妈一直在一旁笑我,您也不理我,我是不是都唱错了啊?” 这时候老师和我妈妈都在一旁大笑起来,我才知道她们都是因为惊讶一个没受过系统音乐训练的小孩,居然还挺有音乐天赋。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我被李老师正式纳为门下弟子,开始了大提琴的学琴之路。那一年,我七岁。

来源:侨报网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