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硕士学位智商140的移民 沦为无家可归者(图)

硕士学位智商140的移民 沦为无家可归者(图)


到过温哥华市中心东端的人都知道,无家可归者问题十分严重,但除了温东外,有大量华裔(专题)聚居的列治文市也正面对相同问题,而且人数多达近150人,甚至还有华裔人士。他们不一定是精神病患者或吸毒的瘾君子,更大原因是收入低而租不起住房。一个拥有硕士学位,智商高达140的墨西哥移民(专题),就因为没钱置业或租房,而沦为无家可归者。

来自加东的28岁白人青年加兰特(Mike Gallant),完全没有恶习,却曾在列市某草丛扎营寄居。加兰特告诉《星岛日报》记者,他去年7月从纽宾士域省来到列市,原本投靠哥哥,但因哥哥是问题赌徒,常问他借钱,但被他拒绝,哥哥终把他踢出门,加入无家大军。

所谓无家可归,一般定义是超过30天没固定住所者。所以,除流落街头人士,其余住在庇护所、睡在亲友家中沙发等,都属无家可归者。

白人青年没钱租屋 草丛扎营

由于没钱租屋,加兰特几个月前仅能买个帐篷,躲着住在列市威廉斯路(Williams Rd.)夹蚬壳路(Shell Rd.)一处草丛,一周前才幸运获志愿机构加拿大救世军(Salvation Army)收容,住进列市唯一的露宿者庇护所。

该间名为Richmond House的庇护所,坐落列市北部蚬壳路(Shell Road),邻近桥港路(Bridgeport Road),外观就像一幢普通独立屋,没有任何招牌或标志。庇护所目前只有10个床位,仅收容男士,每天提供三餐伙食外,还有冰箱、电视一应俱全。由于床位不足,列市政府已计划明年另建一个拥有36张床位的全新庇护所(详另文)。

加兰特说,在列治文露宿街头相对安全很多,"我实在不敢住在温市中心东端,如果在那里露宿街头,我会怕得睡不着。"

目前在建筑地盘或装配工厂打散工的加兰特说,现在和他一起住在庇护所的无家可归者,都没患精神病,也没吸毒,他们多半只是租不起房子,"我的收入不稳定,根本付不起房租,何况我计划存钱买机票,早日飞回纽省"。据温市政府的报告发现,该市其中近三分一的无家可归者称,他们是有工作的。

乐观的加兰特说,他已离婚,4岁女儿由前妻带着,他不时还需接济女儿,实在无力负担房租,但他相信未来会时来运转。

另一个Richmond House住客、墨西哥裔移民Robert则向记者抱怨,投机者在大温炒房,导致楼价高企,才令无家可归人士愈来愈多。63岁的Robert还声称,他拥有硕士学位,智商高达140,但不幸沦为无家可归者。


唯一庇护所仅提供10张床位

庇护所经理伯吉斯(David Burgess)说:"由于床位不足,一般收容时间为3到6个月不等,我们希望无家可归者尽量出去工作,而不是整天坐在屋内看电视。"

列治文救世军发言人赵咏琴(Kathie Chiu)表示,她最近曾接待一个无家可归人士,是年仅20多岁华裔青年,完全没有口音,相信是第二代华裔移民;他因曾染上毒瘾、又患有精神病,估计遭家人断绝往来,才沦为无家者。

赵咏琴说:"列市露宿者不像温市中心东端集中在街头,更多人是隐藏在后巷、桥底及公园等过夜。"记者在近河旁路(River Rd.)的2号路(No. 2 Rd.)桥底,就可见到无家可归者的家当。

根据卑诗非牟利房屋协会(B.C. Non-Profit Housing Association,简称BCNPHA)公布的数据,大温共有3,605个无家可归者,较2014年的数字增加3成,其中温哥华有超过2,000人,列治文则有70人(详附表)。不过,赵咏琴表示,这是根据今年3月8日在24小时内进行点算而得出的结果,实际上,列治文无家可归多达近150人。

丈夫为华裔的赵咏琴说:"华人也不都全是有钱人,更多是低收入工人,部分人士不但没有能力置业,连租住房屋都没能力,亟需政府伸出援手。"

来源:星岛日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