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魁北克的蒙面禁令会像奥地利一样“很难执行”吗?


分享

上个星期,魁北克省颁布了关于宗教中立的第62号法案,其主要内容是禁止在公共服务场所戴蒙面头巾。这在魁省乃至全加拿大引发激烈的争论。

面对一片批评之声,魁北克省司法部长斯蒂凡尼•瓦莱(Stéphanie Vallée)也改了口,她说这个没有列出惩罚措施的法律仅仅适用于提供公共服务的场合。如果一个蒙面的妇女乘坐公共汽车,只需在上车时掀开一下面纱,让司机核实一下她的票,随后在乘车时可以继续蒙着脸。而前几天她说的是,乘坐公共汽车时是不许蒙面的。省议会反对党也说,部长在议会谈论这个法案时的解释,确实比现在要严格得多。


© Canadian Press/Jacques Boissinot

瓦莱女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可能以前我们对这个法律的解释不够清楚,如果真是那样,我们对此表示抱歉”。

政治分析家认为,明年是魁北克省选年,该省的三大主要政党都知道公众在身份问题上的支持度很高。民意调查显示,有87%的魁北克人赞同新法令。问题是大多数民众不必考虑如何执行这项法令。而公交车司机、医生、教师和图书馆员等则必须考虑他们应该怎样执行。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表示,这项法令很难解释和执行,他们不想承担这个责任。

如何理解蒙面头巾

实际上,奥地利这个月初也制定了一项禁止蒙面的法律,规定得很详细:把脸全部遮盖起来,或只露两只眼睛属于非法,警察可以开出高达225美元的罚单;而由于一些特殊原因,需要戴口罩或戴头套等都是允许的;穆斯林妇女戴头巾时只要没有遮住面部也是合法的。奥地利还为此法令设计了专门的图示,其中一个是小丑的形象。


© CBC

奥地利的法律还规定,任何人看到违规蒙面者都可以打电话让警方介入。而滑稽的是,上个星期在乐高积木商店,出现了一位蒙面的积木人,有人向警察报告后警察真的进了玩具店。人们预计, 今年万圣节,蒙面鬼怪将成为最流行的扮相,届时警方会面临很大压力。

现在奥地利警局负责人赫尔曼·格雷林格(Hermann Greylinger)已表态希望废除这项法令。因为“它是无法执行的。由于它并没有被视为宪法禁令,因此应该废除”。

英国网络新闻记者阿姆娜·莫赫廷(Aamna Mohdin)一直在关注蒙面禁令给人们带来的困惑。她认为,造成困惑的核心问题在于,这项法律是否是专门针对穆斯林妇女的?如果是,那就是歧视性的,所以欧洲和魁北克政府,将面对司法上的挑战。

莫赫廷认为,禁止蒙面的法律出台与对这些司法管辖区穆斯林人口总数的误解有关。她估计奥地利也就有150名妇女戴面纱。在魁北克,这个数字可能会更低。而在调查时,人们往往夸大了居住在本国的穆斯林的百分比。“穆斯林人口的数量被大大高估, 可能达到实际人数的17倍左右。我们在印象中觉得受到伊斯兰的入侵,尤其是在欧洲。人们对那些不符合自己文化、不按自己规范和价值观行事的人非常敏感”。


© AFP/Getty Images/PHILIPPE DESMAZES

莫赫廷说,她理解魁北克民众对这一法令的支持,但她认为对话应比立法更有效。“西方世界大多数人正在经历这种文化焦虑。当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不同的移民潮后,有这些忧虑并不是种族主义。 因为人们都会想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可以和睦相处吗?如何共同建设社区?”

她说:“我认为正视这些问题的出路是应该进一步思考:我们如何让那些处于主流社会边缘的人获得工作机会?我们能提供什么样的社区活动能让尽可能多的人共同参与,我们需要改变加拿大人的含义吗?需要改变魁北克人的含义吗?这些都应该通过对话来回答”。

正确区分社区标准与国家行动

对魁北克新法令持批评态度的人还认为,这是以妇女自由的名义,迫使一些妇女遵守国家制定的标准。它并未考虑到有些穆斯林妇女是无法自己做出选择的,她们迫于家人或社区的压力不得不戴上面纱。莫赫廷说, 因此这个问题应该在社区范围里解决。

她说:“如果我来自穆斯林社区,我被要求带蒙面头巾,而我的妈妈就戴着头巾,她认为这很重要。但是我可以转过头说这不适合我。这样倒可能是家人和社区都能接受的方式。当然也会有女性被迫服从压力,这时我们应该支持他们,但我不觉得新的法令是支持她们的最佳方式”。

来源:加广中文 www.rcinet.ca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