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国退役兵称不懂普通话 华汉求翻供被拒 醉驾罪成闯封闭路段 指华警翻译广东话口音重

中国退役兵称不懂普通话 华汉求翻供被拒 醉驾罪成闯封闭路段 指华警翻译广东话口音重 [2018.05.16] 发表 推文

【明报专讯】一名63岁的多伦多福建移民﹐开车打算进入警方封闭区域﹐被警察截停。之后进行路边和室内唿气测试﹐发现血液内酒精浓度超标。整个过程由一名通普通话的华裔警察和他对话﹐他未表示异议。但之后他却称他讲福州话﹐无法理解华裔警察广东话口音浓厚的普通话,要求取消他唿气测试的结果。安省法院法官称他在中国当兵4年,无理由不懂普通话,他的理由并未有被接受。

这名李姓男子,2016年1月13日清晨零时35分﹐警方因调查另外一宗交通意外案而封闭了华登路(夹士刁路)的南北向车道。

要求唿气测试不列证据

但是李开车从士刁路西行而来﹐似乎没有看到警灯闪烁挡在大路上的警车﹐径自完成左转弯﹐但却上了华登路的北行车道﹐汽车南行。结果被陈姓华裔交通警员在百宝径(Bamburgh Circle)拦住。

陈警员将李拦下后﹐通过车窗和李对话﹐很快发现车内和他身上酒气薰人。于是他要求李当场进行路边测试。结果是「没有通过」。这说明李的血液中酒精含量,在每100毫升的血液中至少超过100毫克。于是他将李拘捕﹐并送往41分局。

由于该分局没有普通话警员﹐因此陈虽然离开又被召回﹐充当李的翻译。陈问他是否需要接触一名律师。李否定﹐说他需要原谅。

到当天凌晨3时﹐他再次被进行唿气测试。2次测试﹐确定他的酒精含量在每100毫升的血液中,达到140到195毫克。

但在庭审中﹐李要求将这个测试结果排除出证据行列。其中一个主要理由﹐就是警方没有使用李理解的语言﹐告知他具有可以请律师的宪法权利。他说﹐自己没有受过什么教育。2013年来到加拿大﹐不会讲任何英语。此外﹐他只讲一点点普通话。他的母语是福州话。

此外﹐他说陈警员说的普通话广东口音重﹐很难理解。不过他承认﹐他从来没有对陈、其他任何警察﹐或者对警方为他找来的法庭当值律师﹐讲到过他并没充分理解陈和他的对话。

审理中﹐法官发现﹐李和陈警员谈话持续进行。在这过程中﹐李也曾表示﹐他不理解某些地方。陈也有表示﹐因为李的口音﹐他不理解李的某些说话。因此﹐法官认为﹐李应该理解到陈讲的普通话﹐至少理解到他拥有和自己律师讲话的权利。

此外﹐法官称﹐从李的经歷看﹐他在中国军队服役了4年,中国军方是个讲普通话的地方,而且他在中国有关政府部门中更工作多年,政府部门中也使用普通话。因此他宣称自己不懂普通话﹐实在是似是而非。

此外﹐李承认在当天的现场警察中﹐另外有一名警察也讲普通话,他认为这人的普通话比陈的容易理解。但法官发现﹐即使这样﹐李也没有对该警察说﹐他不理解陈﹐以及他只讲福州话。最终法官不同意将测试证据排除在外。李的一项醉酒驾驶罪名成立,这项控罪为驾驶时体内酒精含量,在每100毫升的血液中超过80毫克。

来源:明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