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国博士在美悬樑自尽,遭华人导师逼迫发表论文

中国博士在美悬樑自尽,遭华人导师逼迫发表论文

来自中国的佛罗里达大学博士班研究生陈惠祥 (Huixiang Chen,音译) ,13日被发现在校园办公室悬樑自尽。

生前疑似与导师产生巨大矛盾。

电子邮件中留下遗书:“没有杀死你的会让你更强大”。


佛大警方14日说,12日有人通报30岁的陈惠祥失踪,警察和其他人展开搜寻,可是只找到他的车,没发现他的人。

13日上午8点左右,到陈惠祥工作的班顿大楼上班的人,赫然发现他的尸体,立刻报警。班顿大楼是佛大电子和电脑工程系馆。

校警说,他们已通知死者家人,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不法情事,不过警方还在调查。

据悉,陈惠祥最近因论文问题,身边的朋友都觉得他不太对劲,因此12日晚上发现他失踪后。

大家到他经常去的地方寻找都不见踪影,发短信、打电话也没有回应,于是要求校警协助,并在朋友圈和学校里发布寻人启事。

就在次日上午有人到实验室,才发现他已经死了。

曾自曝论文压力极大

陈同学今年30岁,正在佛罗里达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攻读博士学位,生前疑似与华人(专题)导师李某产生巨大矛盾。

在陈同学自杀后,他的邮箱中设置了一封定时邮件,他的父母、女朋友以及他在佛大的导师李某均收到了这封“遗书”。

而在失踪之前,陈惠祥曾发微信给朋友,表示自己学业上的压力,并说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



有关消息说,陈惠祥生前似因论文与华人指导教授李某发生激烈争执。

消息人士说,陈惠祥的博士论文原来已经投稿成功,即将发表,可是他发现起始数据有误,整个论文被全盘推翻。

因此要求指导教授撤回论文,教授却不同意。



教授表示如果撤销论文,陈惠祥六年心血将全部作废,无法获得博士学位,另一个办法就是装作不知情,直接发表论文。

但是,陈惠祥担心发表数据明显错误的论文,万一日后被同行看破,不但影响其他人的研究,他自己的学术生涯也会断送。


朋友宣称陈惠祥个性乐观开朗,可是长期受到指导教授压迫剥削。

动辄拿无法毕业威胁他,论文事件更让他苦恼,早就萌生自杀念头。


他的电脑里就有很多有关自杀的信息。

而此次涉事的教授是一名中国的李教授。


随后,记者联系了李教授,但是李教授却表示6月8号因为家里有事回了中国,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情。

得知后,也感到悲痛,但是对论文撤稿的这件事情没有采取任何的回应。


如今,警方已经介入调查,陈同学的父母也已经准备去往美国。

问题的关键是,如果陈同学的生前好友所言属实,他的的确确遭受过“野蛮”的对待,在毕业论文问题上,明知有问题,还有逼迫学生发表。

这难到还是一名导师应有之作为吗?

整整六年的时间,都在为自己的热爱的研究倾尽心力,得到的却是一个“造假就可以拿学位”的回答,这恐怕并不是陈同学的“初心”。

留学生(专题)自杀惨案令人唏嘘

在搜索框输入“中国留学生自杀”,就会蹦出一篇又一篇让人沉默的消息——

2016年12月,俄亥俄州立大学一名来自中国天津、品学兼优的留学生刘凯风在家中自杀身亡;

2016年11月,加拿大(专题)多伦多大学,来自中国上海的留学生杨志辉自杀身亡;

2016年1月,芝加哥(专题)大学布斯商学院中国留学生小陆(音译)跳冰湖自杀;

2015年1月27日,耶鲁大学中国留学生王璐畅从金门大桥跳入旧金山(专题)湾自杀;

2014年8月21日,加州州立大学富勒尔顿分校中国留学生林旭(音译)跳楼自杀;

2012年10月26日,素有“MIT才女之称”的麻省理工大学斯隆商学院中国留学生郭衡(音译)上吊自杀……

光环下挣扎的中国留学生众生相,这一桩桩悲剧都让人唏嘘不已。

要知道,这些学生无不是经过了痛苦的雅思、托福一系列考试,不断地提交申请,奋斗了无数个日夜,才终于来到梦想中的学府。

但在诸多光环背后,却是不容乐观的留学生心理问题。


据耶鲁大学研究人员2013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45%在耶鲁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报告自己有抑郁症状。

29%表示自己有焦虑症状,另一些包括澳洲和英国学校在内的高校调查也收到了类似的反馈。甚至还有统计显示,在美国各种族裔中,华裔(专题)的自杀率最高。

中国留学生的压力来源到底是什么

尽管这些留学生各自面临的问题并不一样,但从他们的困扰中,我们依然能发现不少共通点。

据调查,中国留学生焦虑与抑郁的压力主要来源归结为四个方面:

1,学业压力

2,对父母的惭愧

3,害怕导师对自己的不信任

4,得不到合适的心理疏导


其中最严酷的问题,莫过于学业压力。

在之前十多年的学习经历中,中国留学生更适应以结果为导向的学习方式,而这无疑和美国强调分析过程及批判性思维的学习方式相冲突。

因此,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学生们越努力,越有可能会加深他们在国外的挫败感。

他们一堆堆精心整理的笔记并不能促成一篇论文提纲;历史考试问的问题往往是关于假设情景的看法,而非他们努力记住的历史事件。这一切无疑令人灰心。

对自己的高期望与面临的困难,便形成了剧烈的冲突。

在此前美国西南部一所大学针对19名中国研究生的调查中,他们都表示他们的压力来自很难取得导师的信任。

甚至有人担心,语言上的障碍可能会让导师怀疑他们的智力水平。

而另一些人坦言,晚上经常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想自己白天和导师聊天时候词不达意的地方,比如不愉快的谈话,或者给导师的邮件中是否措辞不当……

对于工薪阶层的孩子来说,这笔花费可能是父母倾尽毕生积蓄才换来的。无疑,这加大了孩子们的压力,他们恐惧失败。

因为他们会焦虑:自己的成绩是否配得上工薪阶层的父母为自己付出的大笔学费,这种焦虑甚至远超出高考的焦虑。

而海归(专题)并不算瞩目的月薪,似乎更加重了留学生们在这个问题上的忧虑。

尽管,在此前多次发生的中国留学生自杀或猝死事件后,学校在发布给全校学生的信件中总会在最后提到心理咨询的热线及咨询方式等等。

然而对于留学生来说,似乎仍显得杯水车薪。

耶鲁大学此前的调查中发现,尽管中国留学生中出现心理问题的比例惊人。

但是只有27%的人知道学校中有心理健康咨询的服务,而真正咨询过的同学,只有4%。

而在这些进行过心理咨询的同学们看来,它的存在似乎也是颇为鸡肋:除了等待周期的漫长和咨询时间的有限。

更大的窘境是——语言障碍正是很多中国学生压力的根源,他们很难用英语去表述自己的困惑和情绪。

当我们理解了中国留学生的压力,我们或许也该意识到,这些困扰,不只是属于留学生,国内的诸多孩子也可能出现相似的问题。

中国留学生自杀事件,不过是一记又一记警钟。

这让人反思,自己的孩子是否一样在承受着我们并未发觉的压力?


但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请记住,生命才是第一位。

对留学生说:

当你的生活发生不如意事情的时候,可以先身边的好朋友进行倾诉,排解你的烦恼。

实在解决不了可以去做心理咨询,要相信自己,没有什么是你不能解决的。

同时,我们也要提醒海外对同学,如果你身边有状态和情绪不对同学,请多多留意,多多关心。

因为情绪严重时期,学生本人可能自知力受损,无法主动求医,需要外力帮助。

希望海外学子,能够留学顺利,平安归来。

来源:倍可亲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