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纽约时报》:请叫它“冠状病毒”!

【侨报讯】《纽约时报》23日刊登由其编委会撰写的题为《叫它“冠状病毒”》的社论。全文编译如下:

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太多次了。14世纪,黑死病引发了针对犹太人、加泰罗尼亚人、牧师和乞丐的大规模暴力;当梅毒在15世纪传播时,它被称为那不勒斯、法国、波兰和德国疾病;1899年,当鼠疫袭击檀香山时,官员们烧毁了唐人街。诸如此类的事情,一直延续到我们这个时代。埃博拉、非典(SARS)和兹卡病毒等都加剧了人们对特定地区或人群的敌意。


3月21日,美国纽约曼哈顿往日车水马龙的42街如今已冷冷清清。(图片来源:中新社)

现在是2020年,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亚洲人被攻击为所谓“中国流感”“武汉冠状病毒”或“外国病毒”的源头。一种神秘的、快速传播的、有时是致命的疾病正在加剧种族主义和仇恨,现在还借助了强大的社交媒体的帮助。

随着新冠病毒从中国武汉蔓延,古老的反亚洲偏见也随之而来。“黄祸”谣言导致了19世纪70年代的中国人被处以私刑,还有将中国人视为肮脏和腐朽的刻板印象。

据媒体报道,从东海岸到西海岸,美国华裔和其他亚裔遭到种族主义者殴打、辱骂,这迫使他们购买枪支,以防随着大流行病的蔓延而发生最糟糕的事情。

美国并不是唯一一个遭受仇外心理摧残的国家。日本共同社描述了在新冠病毒袭击过的地方发生的类似反亚洲偏见事件:英国莱斯特郡的亚洲学生遭投掷鸡蛋,亚洲人在埃及街道上被大喊“corona”。社交媒体上的恶意帖子已经因为新冠病毒做出了针对亚洲人的卑鄙的威胁。

无论新冠病毒有多少神秘之处,这都不是黑暗时代,真的没有理由提醒人们这种可怕的新病毒不分种族和国家。虽然和一个曾去过高感染地区的人保持距离有医学道理(现在其实已经遍布各地了),但认为中国人(或其他地方的人)应该为病毒的传播负责,或者断定他们更有可能是病毒的载体,则是又蠢又坏。

一个充满巨大恐惧和危险的时代需要团结、人道、牺牲和希望,而不是歇斯底里或仇恨。这应该是全世界政治、社会、宗教和企业领导人竞相寻找应对这一致命病毒的方法时发出的信息。许多领导人也正是这样做的。

不幸的是,特朗普总统和他的一些内阁成员,以及一些保守派政客故意使用“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来煽动这种偏见。此前几个月一直将该病毒称为冠状病毒的特朗普,上周开始为使用“中国病毒”做辩护。他正在阅读的演讲稿的照片似乎显示,“冠状”一词被划掉了,“中国”是总统手写的。周一,特朗普在推特上表达了对亚裔美国人社区的支持,但他在网上的许多支持者已经接受了他此前的说法。

在将病毒与中国进行捆绑时,总统还采纳了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观点,即提及武汉或中国是对中国提供虚假信息、拖延让世界知道疫情的报复。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对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国家或在世界各国安家落户的中国人进行诋毁。

世界卫生组织(WHO)强烈反对以地名、人名或动物的名字来命名新的传染病,而使用“冠状病毒”(coronavirus)等通用描述词,其原因就在于这种做法会导致仇外心理和偏见。世卫组织说,像中东呼吸综合症、西班牙流感、猪流感或猴痘这样的名字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可能会激起对某个特定群体成员的反感,或导致不必要的动物屠杀。

最后,由新冠病毒传播引发的反亚洲仇恨并不仅仅是政治的产物,也伴随着对致命疾病暴发而产生的深深的恐惧。当疾病侵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时,所有美国人都应该尽其所能,保持团结和同情心。(李怡编译)

来源:侨报网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