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犹他州桂冠诗人:“中国病毒”说是种族主义

【侨报讯】犹他州桂冠诗人、犹他大学文学教授雷克达尔(Paisley Rekdal)在《盐湖城论坛报》(The Salt Lake Tribune)上反驳该校一名毕业生支持“中国病毒”说的言论,文章摘译如下:


2月28日,旧金山湾区福斯特城的一家大型超市里,一位华裔女士购买消毒液。(图片来源:中新社)

1910年,杰克·伦敦(Jack London)在一份颇受欢迎的杂志《McClure's》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史无前例的入侵》的小说,把中国人描绘成没有头脑、过度繁殖的机器人,称他们迅速增长的人口威胁到白人工人的生计,因此美国向中国释放了一场瘟疫,使其人口灭绝。中国沦陷,欧洲人和美国人共同“拯救”了世界,使其免遭中国的侵略。

我在犹他大学教亚裔文学。当我读到犹他大学毕业生弗洛雷斯卡(Frances Floresca)最近的评论、表达她对众议员科尔曼(Kim Coleman)关于“中国病毒”一说的支持时,我的脑海里涌现出了这篇小说。自从第一批中国移民在淘金热期间涌入加州以来,政客和记者一直把中国人描绘成肮脏、不人道、具有经济威胁的形象,称这是一种需要加以控制的传染病。

当科尔曼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或者认为疫情暴发是中共造成时,她的话搅动起了隐藏在这个国家表面下的反亚裔情绪,在对华贸易战期间、或者在亚洲移民浪潮涌入时,这类语言时不时会出现。科尔曼的话提醒我们,在美国,亚裔仍然被视为永久的外国人。

弗洛雷斯卡认为,“中国病毒”一词是事实性语言。的确,新冠病毒最初被发现是在中国,但是科尔曼把这种病毒与中国在全球医疗用品供应商的主导地位联系起来。就这一点来说,科尔曼让我们不得不把“中国病毒”看成是一种隐喻。

我是一个诗人,使用比喻是我的强项。隐喻可以用同一种语言向读者讲述两个故事。比如说“西班牙流感”,这一名字让我们把这场造成67.5万美国人死亡的流行病想象成异国情调和欧洲风情。当我们称一种传染病为“中国病毒”时,我们就给了这个疾病一个种族身份。

科尔曼对这个词语的使用不仅不真实,还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全国范围内,因为疫情影响,针对亚裔的口头和身体攻击数量急剧增加。人们知道这个词语的含义,并且以此来欺压亚洲人。

弗洛雷斯卡称她是科尔曼的朋友,但是如果真的是朋友,她应该做的是帮助科尔曼理解她的言论是种族主义、能带来很危险的后果。

跟弗洛雷斯卡一样,我也是亚裔。但是就算她是亚裔,也不能以此为由为科尔曼的种族主义言论辩护。当我们应该团结一致努力保护我们所爱的人的安全时,所有人都可能会被这种能带来分裂和妖魔化某个群体的言论触怒。(张杨编译)

来源:侨报网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