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0多岁高龄父母在加拿大新冠康复的经历

我住在底特律郊区, 我父母(87岁和82岁)住在底特律河对岸的加拿大温莎市。在过去的一周里, 全美各州各大城市都在抗议游行,疫情似乎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话题。全美各州纷纷全面开放,普通老百姓似乎也不再害怕这个病了。 我父母就是这个时候在住院28天后, 新冠康复并相继出院的。他们的经历告诉我, 这个病对老年人来说太可怕了。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些我父母染病,治疗和康复的经历。希望读者不要有相同经历。如果真的遇上了,希望我的分享能给大家一些帮助。


1. 如何被传染的?

父母住在公寓楼19层,没有中央空调。从三月中旬就老老实实在家,期间我妈出门四次买菜,都是在一天中人最少的时候去。 每次口罩眼镜手套全副武装, 回家换衣换鞋洗手,所购物品也喷洒消毒。我爸更是40多天连楼都没出,只出了两次房间门在同楼层倒垃圾。期间,没跟任何楼里的住户有近距离接触。据说楼里也没有其他人得病。我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被传染的。我爸是4/28 出现症状。 我后来查过我妈的消费记录, 4/14号她曾出门买菜。之后就再也没去过人多的地方。所以, 父母即使如此小心, 还是跟无症状的患者有过接触。除非他们完全不出门,和外界绝缘,否则我真不知道他们还能做些什么来避免被传染。所以,家有老人的, 千万小心,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2. 什么时候叫救护车?

疫情高峰时, 听到过有人在家猝死, 没来得急叫救护车的案例,所以我特别害怕耽误了治疗。在父亲出现症状时,我们觉得只是气管炎引起发烧, 毕竟他过去几年春天都因为气管炎或肺炎住院。 直到三天后我妈也开始发烧,我立刻开始做详细记录,例如血氧,心率,体温,退烧药的频率等等,其它症状也会仔细询问记录。特别是不稳定的心跳, 手颤抖,听力下降,人像是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和大脑失去思考和判断力等等。因为老年人根本烧不了特高的温度,其他症状就变得很重要了。 因为仅凭温度, 他们根本没可能住院。 例如我妈有症状第五天才批准被检测,第七天出结果, 第九天被急救车拉去医院。我爸第11天被急救车拉去医院后才被检测。

他们这个年龄,在检测阳性后,我就开始要求跟踪病情的护士帮忙安排住院。但父母的高烧温度达不到住院要求。后来父亲的血氧降到93%-94%并且出现两天几乎没吃东西,不太知道周围的人和事,尿频加剧等,这时他的体温仍然只有38.5。第11天, 在我的详细描述下,护士结合其它病症,当场决定给急救中心打电话。如果是父母自己叫救护车,急救中心会先派人员评估,我父母不会英语, 仅凭初步检查, 很有可能仍让在家继续观察。即使他们会说英语,在当时难受的情况下, 也不可能把所有症状说清楚。跟踪病情的护士就是在我详细描述其它症状并结合他们当时的血氧和体温做出送急诊室的决定。因为是护士打的电话, 我父母没有被初查, 直接拉去急诊室。

3. 父母不会英语, 怎么办?

我父母只会认少量的英语单词,完全没有对话的能力。以前住院, 我都是白天陪晚上回家,也没觉得不便。这次的疫情,使语言不通的困难无限放大。我这里提几个对我父母有帮助的法子。

快译通,那种中英双向都能翻译的。大约2千人民币。平时就要让父母用起来,熟练使用。还要能排除简单的故障。比如在医院时,我妈的快译通不知怎么变成粤语了。我们在微信折腾很久才改过来。这个快译通至少让我妈能提出诉求,寻求帮助, 告诉医生病情变化。一个简单的例子,北美医院都只送冰水,我妈完全喝不了。我打电话跟护士解释,可是一天三个护士, 你能打三次电话或次次打吗?还有我妈在病情最严重的时候,几乎不能自己不能翻身,完全靠护士照顾。将近30天的住院, 快译通帮了大忙。 相比之下, 我爸就不会用。受了不少罪。好在他住院第二天就好起来了。语言不通并没影响他的康复。

学会用手机和微信。 80多岁的老人,手机真的挺难教会熟练使用的, 总是各种问题。不过我教会我妈使用iPad 和微信。 住院第一天就让护士帮着把网连上。在我妈病情最重的时候,根本没有力气拿电话。使用快译通和护士交流也变成有难度的事情。于是她的任何需要和不舒服都是用微信语音传达。我们儿女对她的鼓励和支持, 也都是通过微信语音和照片传达的。还有楼里朋友们的微信问候。在她那段最黑暗难过的几天里,我们全家的爱和鼓励可能真的给她带去了求生的愿望。

给急救中心事先打好电话,告知父母姓名,地址,简单病史,我的手机号和新冠阳性。特别是最后一条,要保护医务人员不被感染。这样在系统中flag 后,只要父母打电话,急救中心不会再问问题。这个办法, 也适用其它急症。另外教会父母说 “Chinese” 的英语, 会有翻译人员立即被加进来。

4. 上呼吸机还是不上呼吸机?

住院第九天, 我照例每天跟妈妈通两次简短的电话,并在晚饭时询问了护士,得知妈妈需要吸每分钟5升量的氧,虽然病情变重, 但还算稳定。也是我们预期的。晚上7点半我接到了医生的电话,我当时就知道不是好消息,但还算镇定,古医生是亚裔,像小时侯移民加拿大的,中文很好。 她没有浪费时间,直接通知我妈妈的病情急转直下,她带领的 ICU fast respond team 刚刚给我妈做了检查,已经使用最高氧量,50L每分钟,但我妈血氧含量仍然只有89%。 这种情况是需要插管上呼吸机了。她告诉我这家医院上呼吸机的65岁以上的病人目前还没有活过来的。但不上呼吸机,如果病情再继续恶化,就会出现缺氧导致死亡。那种情况他们仍然会急救, 但没有其它更有用的方法了。

因为古医生会中文,她已经和我妈委婉地进行了解释。我妈坚决不插管也不去ICU, 但我妈想问问我的意见。所以古医生单独给我打电话。 我说我需要20分钟和我国内的两个哥哥商量。之后,我迅速和哥哥,嫂子, 侄子侄女微信电话。用了10分钟通报病情,达成一致并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然后,我通知了古医生我们尊重妈妈的决定,之后和妈妈也通了话, 说我们大家都爱她,感激她的养育之恩,我们会和她一起坚持, 绝不放弃。妈妈用她断断续续的声音说:“我现在很平静,但我也绝不放弃”。

这将近40分钟的三个电话,全程我并没有哭。和妈妈电话完之后, 我大哭了一场。 内心的无助和无力感随着泪水流淌而出。之前在电视上看到很多去世病人的家属痛哭流涕,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和亲人说再见。于是, 我把跟妈妈的那个电话都录了下来。 我在国内的哥哥都没有机会和妈妈说话。 那一夜是我们全家最难熬的一夜。前半夜不敢睡, 后半夜竟一觉睡到7点,但做了很多的梦。 早晨醒来我不敢相信, 手机竟没有电话来。

之后两天我妈病情仍然严重,我每天只能打一次电话。 妈妈回答也往往是一个字。感觉她的听力也丧失了。然后就是一点儿一点儿好转。有一天早晨,妈妈突然有了胃口,我知道她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

不插管是我妈自己的决定。后来我问她才知道, 老太太就是单纯地不想去ICU. 她认为一去ICU, 这病就真没救儿了,只要在普通病房就有希望。有那么一点点儿掩耳盗铃。 但我觉得就是她的这种坚持和强烈的求生欲帮了她。另外,她很幸运, 赶上了古医生, 用中文和她直接解释了病情,使妈妈有机会在清醒的时候自己做了决定。如果是别的医生,不可能和妈妈用英语沟通,一定会直接联系我。那样的话,我不知我会做怎样的决定,结果又会是什么。其实当时古医生听了我支持我妈的决定后, 她说:“如果是我的妈妈, 我也会做同样的决定”。 我还问了她如果不插管, 病人会不会走得很痛苦? 古医生说不会, 新冠病人在氧很低的情况下,仍然呼吸, 只是心脏会大面积死亡, 最后停跳。其实会走得很平静。

4. 其它建议

* 去医院时,准备一个小包带走, 装ipad, charger, 洗漱用品, 保温杯, 几件换洗衣服, 老花镜。为什么? 因为要住院至少十几天,医院不让住里送东西。有些东西, 如牙膏牙刷,医院后来也开始为病人准备了。但病人得会英语,能跟护士要。

* 老人吃不惯医院的西餐,你可以自己打电话去医院的food service 提出要求。例如, 我妈只吃热食, 每餐要两碗汤。工作人员都很理解。根据我妈病情的变化, 每隔几天我就有新的要求, 医院都能照办。

* 家里指定一个人给医院打电话, 不要谁都打。一个护士照顾好几个新冠病人,穿戴防护用品都要时间。所以为护士节约时间,她们就会更有耐心回答问题,你会收到更好的反馈。要体谅护士。交接班的时候, 不要打扰她们。另外,我都是先跟我妈沟通后, 知道问题和情况, 在和护士电话时,就可以提要求或得到问题答案。

* 医生不是每天都联络你。要理解他们。没给你来电话, 治疗并没停。 其实你不想天天收到他们的电话。以我妈为例, 在最严重的七天, 医生天天给我打。后来过危险期了, 三天一次。我爸住院28天, 我只收到医生8次电话。

* 父母的病史你要了解, 并且能用英文说出来。 这很重要。因为急诊医生就需要立即知道这些信息然后给出治疗方案。另外, 父母常吃的药, 你要有一份存档,或者至少知道他们药剂师的电话。我妈是周六住院的,药剂师周末不上班,幸亏我手机里有备份。

* 不要干扰治疗。 我的经验。 那些网上看来的, 微信传的或正规科研论文提到的,最好不要拿来打扰医生。如果真不放心, 可以和医生稍微提提。其实问了, 只是为了自己安心。每个国家每个医院都有严格的治疗方案,没有被科学证明并经权威机关批准的, 是不可能用在病人身上的。除非能进实验组。 我曾打电话到厂家申请同情用药, 不幸的是药厂刚给美国几十家医院捐赠,已限制同情用药。

* 助听器。这个病让我父母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临时性听力下降。有些老人, 例如我爸, 不愿意戴助听器。入院前, 一定要戴上。我爸没戴,每次讲电话都很困难。护士让他做些什么, 我传达起来也困难。

* 如果医院允许, 最好检测阴性后再出院。自己踏实, 同时也减少周围其他老年朋友的担心和疑虑。父母生病住院期间, 得到太多人的帮助。 因为两国边境关闭,只有40分钟的车程,我竟不能过境提供任何帮助,所有联络都是电话完成。 所以, 特别感激帮助照顾过我父母的热心人,有邻居, 朋友, 教友,public health 的工作人员和敬业的医生护士。 现在父母已经出院几天,爸爸完全恢复,妈妈还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恢复到生病前状态。不过, 他们那年代的人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看得开。“大难不死, 必有后福!”。父母一定会健健康康, 安度晚年的。

来源:加国无忧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