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探寻铁达尼号6倖存华人下落 摄製方还原种族歧视历史真相 温哥华电影节将上映「The Six」纪录片


施万克(左二)与罗飞(左四)带领世界各地的研究小组成员,寻找铁达尼号中国倖存者的下落。(电影剧照)

今年第40届温哥华国际电影节(VIFF)将上映多部华语电影,其中包括讲述铁达尼号六名华人倖存者故事的纪录片《六人:泰坦尼克上的中国倖存者》(The Six)。电影导演、首席研究员以及监製接受明报专访,介绍拍摄这段「被消失」真相的经历。电影製作团队希望透过此片,探究那个时代的社会及种族问题。

铁达尼号在1912年4月14日撞上冰山后沉没,两千多名乘客中,超过1,500人葬身大海,只有约700人获救,而船上原来还有8名华人。电影介绍提到,船上所有倖存者都被救至纽约港,并受到英雄般的礼遇,唯独六名华人倖存者却在抵达纽约港后的24小时内被驱逐出境,还遭到当时西方媒体污名化,指他们「乔装成妇女」偷上救生艇。但製作团队发现这一说法不符合事实,反映了西方媒体的偏见与歧视,与此相反,这些倖存者甚至还参与了救人行动。

纪录片《六人》製作历时六年,由英国导演罗飞(Arthur Jones)执导,施万克(Steven Schwankert)担任首席研究员,罗彤(Tong Luo)以及《铁达尼号》导演占士金马伦(James Cameron)担任监製。电影寻找这些华人倖存者的下落,并找到中国倖存者的后代亲自陈述,揭开歧视真相,还原历史,为祖辈正名。

导演罗飞与首席研究员施万克在中国居住了将近25年,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罗飞提到,本片目标是要找到这些中国倖存者的后代。「让这些华人倖存者的后代与其他铁达尼号倖存者的后代认识,是一件非常令人感动的事。因为在过往他们的角色无人知晓,能提供这样的一个机会,是令团队感到比较成功的。」

製作团队发现在一张编号为1601的船票上有手写的名字,最后更确认部分华人的中文姓名,分别是:方荣山(Fang Lang)、李炳(Lee Bing)、钟捷(Chang Chip)、亚林(Ah Lam)、严喜(Ling Hee)。此外还有几个人的姓名只能靠音译,包括胡中(Choong Foo)、林伦(Len Lam),李林(Lee Ling)。

问到电影拍摄中最困难的部分,首席研究员施万克说,当初团队手中只有由英文字母组成的拼音名单,一开始不知这些中国倖存者是何籍贯,亦未知这些名字是否该以广东话、台山话或是福建话发音。

他形容:「拍摄过程与资料搜集就像爬山一样,要先开始踏出第一步,才会发现愈来愈多的东西、愈来愈多的人、愈来愈多的故事,而这些东西,就会将团队引向下一步」。施万克笑说,不知道人生还有多少个六年,希望下一次还有机会拍摄这种如侦探片类型的纪录片。

监製罗彤透露,电影源起自首席研究员施万克的好奇心;在他看到一小篇关于铁达尼号的文章后,本着「对铁达尼号的爱,以及对中国人物的好奇心」,便希望解开为何铁达尼号上有中国人这一谜团。她提到,经过多番追寻真相后,才发现事情没有那麽简单,其后团队不继壮大,包括族谱专家,以及一众来自世界各地的历史学者加入组成研究小组。

罗彤说:「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亦结交了许多朋友;整个製作的过程,已成为人生的一部分。能够把这样的一件事件做出来,能让多一些观察看到这部电影,又得到大家的认可,还是非常欣慰的。」

罗飞补充,因为这一部电影,才第一次踏足加拿大,对能把电影带给加拿大的观众感到非常荣幸。他提到,可能每一个时代都有不同的角度去讨论铁达尼号的故事,用镜头去挖掘这个着名的历史事件,探讨种族主义议题,可能正是这一个时代兴趣所在。

罗飞说,亦正是透过拍摄《六人》,发现了在当时除了华人面对明显的种族主义之外,其他来自中东、意大利、爱尔兰或黑人等其他族裔的少数民族,亦受到同样的偏见对待,甚至影响了他们的倖存率。电影透过华人的故事,探究当时整个西方社会的问题。

来源:明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