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子上诉争分苑刚遗产失败 指两人育有一子 以夫妻相待

女子上诉争分苑刚遗产失败 指两人育有一子 以夫妻相待 [2022.08.05] 发表


华裔富商苑刚,2015年遭枪杀并碎尸,身后争产风波不断。(资料图片)

【明报专讯】联邦最高法院周四(4日)拒绝受理西温中国富商苑刚被杀后的遗产争夺案上诉,维持下级法院判决,一段漫长的争产风波落下帷幕。与苑刚5名子女之一有关的「母亲一」2018年诉称,在至少两年间与苑刚以夫妻相待,故有权分得遗产。卑诗高院法官隔年驳回该论据,「母亲一」再上诉,遭卑诗上诉庭驳回,去年继续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仍告失败。

联邦最高法院昨日公布,拒绝受理「母亲一」的上诉,维持卑诗法院判决。按照惯例,联邦高院未有说明判决理由。

居住在西温豪宅的42岁华裔富商苑刚,2015年遭枪杀并碎尸过百块,其表姐李小梅的丈夫赵利被控杀害苑刚。赵利起初被控二级谋杀,后于2020年被判误杀罪及对尸体不敬罪成,两项罪名刑期合共10年半,抵扣关押时间后,只需继续服囚不足两年半,预计将于明年初出狱。

苑刚身后争产风波不断,除了苑母、赵利外,共有7名自称有苑刚骨肉的女子提出民事诉讼,追讨自认应得的遗产。而经DNA检测确定,有5人为苑刚亲生子女。苑的遗产包括桑那斯区豪宅、其以母亲王芝芳(Zhifang Wang,译音)名义与人合购的私人岛屿Pym Island、沙省投资的47块农地等。

一女子2018年在卑诗高院作供称,于2004年自己只有16岁时结识了年约30岁的苑刚,并曾经为其怀孕及堕胎。她现时的儿子是她与苑后来有计划生下。由于身分受法庭报道禁令保护,女子被称为「母亲一」。因苑刚在未立遗嘱的情况下去世,「母亲一」主张有权分得其700万至2100万元遗产的一半。按照加拿大法律规定,苑刚遗产将主要由他与5个不同女人所生的5名子女瓜分。

「母亲一」于2019年2月在该争产案出局,卑诗最高法院法官迈尔斯(Elliott Myers)驳回她提出的论据,「母亲一」不服裁决向卑诗上诉庭提出上诉。她引用的理由,包括指有关法律被错误地阐释。不过,卑诗上诉庭的3名法官于2021年底驳回上诉,维持了下院裁决,认为「母亲一」与死者之间没有「类似婚姻的关系」。

「母亲一」曾于讼诉中指称,她在2004年认识苑不久后便怀孕,但当时他们认为女方年纪太小,顾虑到健康问题,因而最后决定堕胎,女子随后搬到苑刚父母在中国的家居住。但同年12月,应苑刚要求搬走,目的是为了让苑刚可与另一女子结婚以协助他移民加拿大。

「母亲一」又指,2007年,当苑刚完成「离婚程序」后,她便搬去与苑一起生活,两人谈论过要结婚,后于2008年12月生下两人计划中的孩子。「母亲一」向卑诗高院指,她在2005年至2007年间,与苑刚「配偶关系」般生活,双方持续保持联络,她亦不时探望苑的父母,互相视对方为夫妻,期间她亦没有结识其他男子,因此有权分遗产。她又声称,苑刚在经济上支持她,曾赠送昂贵礼物。

卑诗高院法官认为,很明显苑刚并未与「母亲一」同住,两人只能说处于一种「类似婚姻」的关系中,但并非「配偶关系」,若说有,也已被苑刚终止了,「他只想过黄金单身汉的生活,或是像与辩方所主张的,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并不想对任何女子有类似婚姻的承诺。」

当年的判决亦指,「母亲一」与苑刚有关系时,苑刚亦同时与另外4名女子有关系,而每名女子都指与苑刚生有孩子。法官表示,苑刚将各种关系「作了区隔」,因此5名女子在谋杀案之前,都几乎不清楚其他女人或是其他子女的存在。

5女均描述了苑刚类似的追求模式——称想安定下来,带女伴见父母及赠送物业。

视频链接:youtu.be/NPwH5t0Kw2M

来源:明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