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省妈妈去医院给女儿当护士:自己带药,学用氧气机!

经常光顾安省Kingston综合医院的一位母亲表示,她担心医院儿科重症监护室的工作人员短缺,便亲自为生病的孩子承担护理职责。


图源:Vanessa Ivimey

Vanessa Ivimey的3岁女儿Ivy Murray有一个名为SCN2A的基因突变,已知会导致早发性癫痫和发育迟缓。

Vanessa说,在今年4月全家确诊COVID-19后,女儿Ivy的癫痫发作加剧了。

从4月到7月,她们俩人在医院住了40多个晚上。Vanessa说,她当时目睹了令人不安的医护人员短缺情况。

她说:“我看到护士必须先决定先照顾哪个孩子。”她补充说,大多数时候她发现只有4名护工负责儿科普通病房和重症监护病房。

“就这样的情况,绝对不会让你感觉到他们有足够的能力来帮助你和你的孩子。”

Vanessa说,医院缺乏护理人员,那就只能靠自己来照顾女儿。在注意到她的女儿没有按时服用必要的药物后,她就从家里带药来医院。

她还决定学习使用氧气机,这样就能在女儿癫痫发作期间不需要护士的帮助。


图源:Vanessa Ivimey

有一次,她看到女儿脸色发青,她大声呼救,结果没有人来。“所以我跑回我们的病房,做了我看到其他护士所做过的事情。我让女儿平躺,然后打开氧气机,把面罩戴在她的脸上。我当时确信她呼吸正常了。”

Vanessa并没有将这些事件归咎于医院工作人员或护士,而是整个医疗系统。

她说:“医院认为儿童病房不值得获得与其他病房同样的照顾,这真的很难不令人生气。”但是,她补充说,她对过度劳累的工作人员感到同情。

这段经历对Vanessa的心理健康造成了影响。她说,这使得给女儿提供护理变得更具有挑战性。

面对医院的人手短缺,Vanessa也没有考虑去联系医院的患者关系团队。她说,因为她担心自己的担忧会被误解。

“他们有出色的护士和一名社会工作者,还有正在努力工作的行政人员,我总是担心我去投诉的话,会让人觉得我是在说工作人员没有做好他们的工作。”

“但是大家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图源:Vanessa Ivimey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RNAO)的首席执行官Doris Grinspun表示,在疫情开始之前,安省就已经缺少2.2万名注册护士,而且短缺情况只会变得更糟糕,每个护士的工作量只会越来越多。

她说:“除非当下能有一些实质性的措施来挽救,否则可能会是一条不归路。”

对于该协会来说,这些解决措施包括提高奖金、废除工资限制,以及加快国际教育护士的执照处理,以减轻医疗保健系统的压力。此外,引入退休护士担任导师,也有助于减轻负担。

“现在是时候了,因为,要知道,几个月后,可能就来不及了。”

来源:加国无忧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