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卑大住宿需求劲 学生转租赚厚利


卑大温哥华校区宿舍提供逾1.3万个牀位。(推特)


多名卑大学生在社交媒体控诉租屋困难,并遇到租金抬升的情况。推特/脸书)

许多将于秋季重返校园的卑诗大学(UBC)学生过去数个月一直寻找宿舍或校外租盘,但在求过于供下租金水涨船高,校内更有月租965元的卧室被抬高至1,750元转租。深感沮丧的学生呼吁校方兴建更多宿舍,并为转租价格设上限;有国际学生的家长甚至形容来卑大是错误决定。

由于大量学生将于暑假结束后返回课堂,9月前房屋需求上升并不罕见,但不少学生指每年在校内或校外寻找住所的压力愈来愈大。

卑大学生Bobo Wong表示,5月起透过与卑大相关的放租网站,以及Zumper、Craigslist和脸书Marketplace等网站搜寻,约70个申请中只收到约10个回覆,许多人更说因收到太多申请不再接受查询。

她表示其他单位在数小时内迅速出租,有些人意识到需求迫切后提高租金。她曾看到有学生以每月1,300元将宿舍单人套房转租,申请后对方却回覆说因收到更高报价,因此将价格提高到1,800元。

卑大学生索斯(Oliver South)也有同样经歷,他本来想从另一名学生手上转租宿舍一间卧室,但对方说发布广告后收到100条查询讯息,「需求之大真的很疯狂......我知道这远高于原本的价格,但人们似乎愿意支付这么多钱,我很难拒绝。」

卑大数据显示,校内四房单位一间卧室的月租约965元。最终该名学生收到1,750元的报价,索斯在竞争中败阵但称不会怪责该学生,「每月额外增加800元收入是很难拒绝。」

Bobo Wong也称理解很难拒绝赚取更多利润,因可用于支付学费等,「我认为更多是属于结构性问题,若有方法令人们一开始就无法从租约中获利,他们便不会考虑接受这些报价,或无法在没有潜在后果情况下接受,这是唯一阻止方法,我不认为在有超过50%的保证利润下,还能合理地期望每个收到高额报价的人拒绝。」

虽然卑大学生宿舍和社区服务处(SHCS)为学生提供低于市价的住宿,但她指令人感到沮丧的是,学生需额外支付数百元才能入住这些资助宿舍,租约持有者却带着利润离开,「(卑大)没有实施任何形式的价格上限,让我感到非常震惊。」

虽然学生可以直接通过校方申请宿舍,但由于申请者太多,因此设有候补名单。索斯指即使身处候补名单上,成功机会也不大。

图利(Rajinder Tuli)的女儿是一名国际学生,目前于卑大就读二年级,两人花了8个月寻找住宿,每天发送数十个查询。

数个月来经歷多次被拒绝、议价失败和频繁诈骗后,周一他终于找到距离校园15分钟巴士车程、位于地下室的一房套房,月租2,200元,每月还需支付135元的水电供暖费。

他说这次成功的唯一原因是没有议价,「他们说要这个价钱,我说好吧我会付钱的。」他目前仍在寻找更便宜的租盘,但若数天内找不到只能确定租约。

快将完成在英国交换生计划的索斯说,寻找租盘对交换生和国际学生来说特别困难,「他们对住房有迫切需要,愿意支付任何费用,然而事实上并没有足够的住所。」

因此他认为校方应兴建更多宿舍,「虽然卑大与其他大学相比已经兴建了很多宿舍,但因校园被低密度住宅区包围,该区不允许兴建柏文……卑大必须填补空缺。」虽然政策制定者可能得悉存在房屋短缺危机,但索斯指他们不了解问题严重程度,「政客们缺乏迫切感。」

房屋短缺下国际学生成为众矢之的,Bobo Wong说注意到有本地人指摘他们买光房屋,导致本地学生更难寻找居所,「我认为这种言论很危险而且并非真确,国际学生也在为寻找住所苦苦挣扎。」

图利坦言,高昂的学费、学生所接受的教育,及令人沮丧的寻找房屋经歷,让他怀疑这所大学是否适合其女儿,「我们来到卑大是作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们对经歷感到沮丧,没想到卑大处理这个问题时会如此不专业,他们知道没有足够的宿舍,却就这么让学生睡在街上,表现得毫不在乎,我们付给他们的钱实在太多。」

来源:明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