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50国家移动服务价格 加国手机通讯费列最昂贵

全球50国家移动服务价格 加国手机通讯费列最昂贵 [2023.01.15] 发表


论者认为加国手机电信市场需要更多竞争,保障消费权益。(加新社)

【明报专讯】尽管手机运营商一再辩解称,目前加国的手机通讯服务市场已经是充分竞争,各家公司收取的服务费与世界其他地区相当。但有市场研究公司发现,除非有其他公司能对罗渣士等3巨头发起挑战,否则手机费降价就是「水中捞月」。

市场调查公司Marketplace对加拿大电信服务成本所做的调查发现,许多公司经常找的藉口,例如高昂的运营利润率和加拿大人口稀少,不足以解释其他国家甚至本国某些省份所提供的较低价格。

魁北克人穆迪(Cam Moody)称,「我一到冬天就南下。我在墨西哥使用Telcel公司的服务时,每个月的费用仅仅是200比索(Pesos),约合14加元。藉此我就可以有3个GB的数据流量,可以打电话到墨西哥、加拿大和美国。那加拿大凭什么这么贵?」

总部位于芬兰的独立电信研究公司Rewheel,每年2次发布全球50个国家的移动服务价格报告。去年5月发布的最新报告再次将加拿大列为手机通讯费最昂贵的国家之一。

根据分析,加拿大每个G的流量成本是澳大利亚的7倍,是爱尔兰和法国的25倍,是芬兰的1000倍。

例如在法国用手机上Instagram 5分钟,大约仅需要0.5仙,但在加拿大却需要20仙。从YouTube下载一个半小时的节目,在爱尔兰需要8仙,在加拿大却需要1.03元。在澳洲,从Netflix上下载一整季的剧集《周三》,费用约为1.62元,加拿大却要10.22元。(所有价格均按2022年12月1日的汇率计算,以加元计算。)

事实上,加拿大广播及电讯管理委员会(CRTC)在2021年对加拿大的移动服务审查后认为,唯一一份认为加拿大价格适中的报告(由Telus提交给监管机构)是有缺陷的,因为它将许多收费计划排除在分析之外,「人为地降低了平均价格」。

联邦政府试图在2020年解决上述问题,当时的创新部长贝恩斯(Navdeep Bains)要求公司将低数据流量的计划的价格最少降低25%,否则将面临更多的行业监管。

创新部表示,这些公司已经实现了减价目标。

然而,批评人士表示,这一点行动远远不够。Rewheel公司合伙人兼研究员德罗索斯 (Antonios Drossos)说,「当三家公司各佔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时,唯一具有经济意义的做法是将价格水平维持在同一水平,甚至试图提高价格。」

目前加拿大的手机通讯服务被罗渣士、贝尔和Telus三家公司所瓜分,就算还有二线运营商Virgin Plus, Fido和Koodo,以及三线运营商Lucky, Chatr和Public等公司,但这些公司全都是那3家顶级公司的下属分公司。

Marketplace发现,只有在当地出现能够与那电信3巨头分庭抗礼的公司后,那3家才肯降尊纡贵减价。

例如在沙省和缅省,当地的手机服务费比安省和卑诗省同类的计划,每月要便宜最少10元,原因就在于沙省有Sasktel,缅省有MTS这样的有力竞争对手。但可惜的是,贝尔公司在2017年收购了MTS。

在魁北克省,三巨头也受到了Videotron的挑战,当地的价格也就明显偏低。

联邦政府近期决定要採取措施加强手机运营市场的竞争,要强迫现有运营公司与新进入者共享手机信号发射塔,并允许新加入者在旧主的网络上漫游。这意味着新公司一成立就可以提供覆盖全国的服务。

目前加拿大市场上有搅局潜力的暂时只有成立于2008年的Wind Mobile公司,但也曾遭到3巨头的百般阻挠,理由是该公司有太多外国投资。就算是现在,CRTC也发现罗渣士向Wind收取的网络漫游费用,比向其客户或其他移动运营商(包括总部位于美国的运营商)的价格高出「许多倍」。

虽然国会立法允许新的竞争对手共享现有的手机信号塔,但Wind公司发现,它还是必须建造新的信号塔,而且往往就是在现有的信号塔旁边,等于是重复建设。

目前Wind Mobile已经转为Freedom Mobile公司。

截至2022年2月28日,Freedom Mobile拥有用户218.88万名,市场份额约佔6%。

来源:明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