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汉称不知情被切去前列腺 索赔50万 法官指滥用提问前后三次共583条问题要医生回答


图为医生准备为病人施手术。(网上图片)

患有前列腺癌的姓刘患者,被专科医生切除前列腺之后,称自己之前并未同意做这一手术,如今手术不成功有併发症,差点夺去患者的性命,因此索赔50万元。而在正式开庭前患者向专科医生提出300多个问题,还认为医生没有妥善保管医疗纪录,但刘先生先输一仗,被法官指他滥用程序,要将问题精简。

2013年至2015年间,刘某因患前列腺癌在泌尿科专科的陈医生处就诊。陈医生对为刘作了前列腺切除术和膀胱镜检查,而刘声称,他并没有同意医生切除前列腺,而且手术后发生併发症,他差点没命,此外还要进行2次疝气手术作为补救。

称手术后发生併发症险丧命

刘某称,2015年7月30日,他接到陈医生办公室的电话,要求当天参加紧急预约(比预定预约提前2周)。当时陈医生告诉他,后提检测结果显示,他需要做前列腺切除术。同时,安排给另外一名患者的手术档期被腾出来,如果刘某能够迅速决定,这个档期就让给他。

据刘某称,陈医生没有告诉他还有哪些选择、其他医生的意见、手术的优劣以及为什么手术是唯一的选择,而且还「威胁」刘某,如果他不接受手术日期,就不会有后续行动。

对此陈医生拒绝回答这个手术日期是否是从其他患者处转移过来,因为是要保密其他患者的情况。

刘某认为陈医生医术不精,导致他身心受到巨大的创伤,因此向陈医生索赔50万元。而从2017年8月至2018年5月间,刘某将其索赔书修改了足足7次,但他再想修改第八次的时候,被法官驳回,认为这是滥用程序。

法官Chalmers还驳回了刘某要求检查6名非当事人证人的要求,包括陈医生的秘书、膀胱镜检查部门的经理等,理由是被告陈医生已经出示了原告的病例,完成了被告本身的证据出示义务。

法官认为部分动议无理取闹

法官让刘某对陈医生提问。刘某的第一组问题就有108个,陈医生一一作答之后,刘某又提出175个问题。陈医生虽然觉得这2组问题很多是重复的、不相关的或不恰当的,但他还是做出了回答。

结果刘某又提出第三组问题,数量更高达300个,其实其中的许多问题与第一、第二组相同。

法官认为,刘某提出的动议,有一些无聊或无理取闹的特徵,属于程序滥用。包括以重复和未能证明的冗长论述,同一个问题反覆提出,不适当的声明,反覆滥用法律和技术术语等等。对于这样的要求,法官完全可以酌情驳回。

陈医生应原告的要求提供了整个病歷表,包括所有谘询报告、手写和电子的病歷、PSA检测、活体检测和超声检测结果、医院病歷表以及前列腺切除术和膀胱镜检查的报告。

法官称,刘某可以在庭审中自由地声称,陈医生没有遵守适当的纪录保存指引,导致档案缺失,但没有理由要求陈医生出示不存在或没有的档案,也没有理由要求做进一步调查。

目前刘某正在寻求「强制判决」(Mandatory Judgement),而这样的判决需要到民事实践法庭才能做出,这需要做进一步的安排。

来源:明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