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昆西研究所副总裁:美国不再是不可或缺的和平缔造者

【侨报网讯】近年来,随着美国在外交政策方面越来越注重阵营化,其“中立调停者”的形象受到影响。智库昆西治国方略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执行副总裁特里达·帕西(Trita Parsi)22日在《纽约时报》撰文称,美国已不再是不可或缺的和平缔造者。


俄克拉何马州劳顿附近的陆军哨所外停靠着一辆爱国者导弹移动发射车。今年1月以来,乌克兰士兵一直在该基地接受武器训练。(图片来源:美联社)

文章写道,曾几何时,通往和平的道路都要经过华盛顿这座驿站。从1978年在前总统吉米·卡特斡旋下达成的以色列和埃及之间的《戴维营协议》(Camp David Accords),到1993年在白宫草坪上签署的《奥斯陆协定》(Oslo Accords),再到1998年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乔治·米切尔(George Mitchell)签署的结束北爱尔兰战争的《贝尔法斯特协议》(Good Friday Agreement),美国都在缔造和平的努力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在资深外交官保罗·尼采(Paul Nitze)看来,冷战结束后,“诚实的中间人形象”是美国影响力的核心所在。但近年来,随着美国的外交政策变得越来越军事化,维持所谓的基于规则的秩序越来越意味着美国将自己置于所有规则之上,美国似乎已经放弃了秉持坦诚、建立和平的美德。

帕西在文中写道:“我们刻意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美国越来越为其不再是公正的调停者而自豪。我们厌恶中立。我们努力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我们认为治国之道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斗争,而舍弃了对冲突的务实管理。因此,在冲突发生时,想要换回和平,必须以牺牲某些正义为代价。”

文章指出,这一现象在以巴冲突中表现得最为明显,美国作为调停者的总体姿态也逐渐形成。2000年,美国史上首位女性国务卿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曾为克林顿政府拒绝否决联合国安理会对巴勒斯坦过度使用武力的谴责决议进行辩护,她当时称,美国需要被视为一个“诚实的中间人”。但自那以后,美国否决了12项安理会对以色列的批评决议,这就是所谓的“中立”。

帕西认为,“如今,我们开始遵循不同的原则,我们的领导人进行斡旋是为了帮助冲突中的‘我方’,以提高美国的地位,而不是为了建立持久的和平。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展示与美国结盟的价值。美国与中国的大国竞争更能凸显这一趋势。这种竞争,用负责政策事务的国防部副部长科林·卡尔(Colin Kahl)的话来说:‘这已经不是国家之间的竞争。这是联盟之间的竞争。’按照卡尔的逻辑,除了提供军事力量外,美国还通过‘有倾向性的中间人’角色,使外交天平向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倾斜,从而与联盟伙伴保持密切关系。”

文章称,虽然美国可能已经失去了建立和平的兴趣,但世界并没有。正如乌克兰危机所表明的那样,美国在动员西方方面非常有效,但在激励全球方面却无能为力。当西方国家希望美国领导各国团结起来保卫乌克兰时,一些国家正在寻找能够给乌克兰带来和平的领导人,而美国几乎没有提供任何帮助。

文章最后写道,在一个多极发展世界中,共同承担安全责任应成为一种美德,此举既能减轻美国人的负担,又不会增加对美国利益的威胁。长久以来,美国人一直被告知,如果我们不主宰世界,世界就会陷入混乱。事实上,其他大国可能会站出来承担起维护安全与和平的重担。

来源: 侨报网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