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侨报社论:联储持续加息,世界经济寒意阵阵

【侨报9月29日社论】为了抑制“高烧不退”的高通胀,联储会今年已经5次加息,并且连续在三次会议上加息75个基点。市场预测,联储会这波加息或持续到2024年。


6月22日在华盛顿拍摄的美联储大楼。(图片来源:新华社)

持续高位加息推动美元持续走高,引发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尤其是干扰全球资本流动,不论是美国社会还是世界其他国家,都对美国强势加息和“强美元”的副作用忧心忡忡。

首先,美国一顿猛如虎的加息操作,不仅没有打掉高通胀,还给美国经济、普通民众带来各种痛苦。

联储会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必须控制住通货膨胀。我希望有一种不痛苦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但并没有。”这表明,联储会的“通胀厌恶”高于加息副作用,打定主意将加息进行到底,不惜以牺牲经济增长为代价,而美国各行各业将为此承受经济放缓甚至衰退之痛。

痛感正在传导。

房贷利率飙升,30年期固定抵押贷款利率八个月时间里翻了一番,房地产市场萧条,和房地产相关的多个行业也随着遭殃。

企业经营活动收缩,削减就业岗位,失业率增加。联储会预测2023年底失业率将从目前的3.7%上升至4.4%,意味着增加120万失业人口,而经济学者认为这一失业率依旧保守。

消费贷款、汽车贷款利率攀升,普通人借贷成本上升,债务负担加剧。如果不小心再失去工作,将陷入入不敷出的困境。

其次,美国连续按下加息游戏的按钮,不仅不利已,还坑了全世界;越是贫穷的国家,美国持续加息对他们的伤害越大。

一方面,美国利率越高,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就越强势。对别国而言,以美元计价的商品将变得更昂贵,需要偿还的债务也将膨胀。

另一方面,美国利率提高,全球资本将从其他国家抽离、流入美国。别国被迫面临货币贬值压力、通胀压力,经济社会秩序受到不同程度冲击。

斯里兰卡经济破产、中东多国货币贬值、日本经济财富大缩水、东南亚地区资本外流……持续加息的外溢效应不断显现。

世界银行发出警告称,随着金融环境收紧和美元升值,25%的新兴市场正处于或接近债务困境,60%以上的低收入国家面临债务困境。牛津经济研究院新兴市场研究主管斯特恩认为,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处于经济危机的临界点。

这并非危言耸听。历史经验表明,联储会加息周期和全球经济衰退存在惊人的相关性。20世纪80年代初,联储会加息推高全球利率,许多国家出现债务违约,拉美地区陷入“失去的十年”。20世纪90年代,美国开启又一轮加息周期,大量资本回流美国,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

从本轮加息周期看,美元在世界政经格局中的强势地位,以及美国自我中心、以邻为壑的货币政策,导致了今天这番局面。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经济下滑严重,印钞机启动,超发数万亿美元,造成全球性通胀。美国通过超发美元为经济回血后,发现通胀压力扛不住了,又急忙推出货币紧缩政策,再次转嫁其国内经济风险。

一位华尔街人士点评,“我们当时印了太多钞票,以为派对永远不会结束”,可如今的局面表明,“派对已经结束”。可是,留给金融世界的是一地鸡毛。

美元主导世界的境况正在弱化,一些国家从双边货币协议、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等方面入手,对冲当前国际货币体系下美元“异动”导致的风险和损失。世界经济从美元加息中感受到的阵阵寒意,也会传导到美元,形成“离心”的寒意。

来源: 侨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